首页 »

第三方评估报告频出,上海法院为何纷纷“赶时髦”?

2019/10/17 6:18:50

第三方评估报告频出,上海法院为何纷纷“赶时髦”?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陈琼珂

 

近日,发布,同济大学法学院向社会发布《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5年司法公信力评估报告》,结果显示,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5年司法公信力评估综合指数为89.05分。作为司法改革试点的产物,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令人记忆犹新的是,几个月前,上海一中院、二中院分别发布第三方评估报告。那么,能否按分数高低判断孰优孰劣?法院又为何纷纷“赶时髦”?

 

工作效果与公众感受存在差距

 

“我们刚刚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既感到非常荣幸,又深觉压力山大。”2015年6月,上海知产法院正式委托同济大学法学院,启动司法公信力第三方评估工作。同济大学法学院院长单晓光介绍,此次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司法公信力评估太有其特殊性:一方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刚成立一年,而司法公信力的建立又需要一个过程;另一方面,知识产权纠纷本身的专业性,决定了社会公众对知识产权司法公信力认知存在群体差异性。因此,对于评估工作如何做到客观、科学提出了挑战。

 

课题组充分借鉴国内外相关评估经验,历经10个月的调查走访与研究分析,探索建立了具有知识产权审判特色的评价指标体系。课题组借助问卷调查的方式,运用科学的统计方法,针对包括当事人、律师、专家、社会公众以及国外相关人士等在内的1000余人开展调查问卷,并从专业分类角度按照相关企业背景群体、相关法律背景群体、知识产权专家群体、知识产权研习人员群体和非知识产权专业人士群体等五类群体的评价数据进行了具体评估分析,最终完成了2015年度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司法公信力的第三方评估报告,填补了国内对知识产权审判专业机构司法公信力评估的空白。

 

根据同济大学课题组公布的评估结果,2015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司法公信力评估综合得分为89.05分(满分100分),整体达到良好水平。五类群体中,具有相关法律背景和知识产权专业背景的人员评估得分较高,而非知识产权背景的人员评估得分较低,存在一定的“群体差异”。

 

就“专业化、国际化、权威性、影响力”四项评价项目中,“专业化”的评价指标满意度最高,得分为92分;“国际化”和“权威性”的评价指标得分分别为89分和90分;“影响力”的评价指标满意度相对较低,得分为87分。

 

从具体的二级指标评估得分看,上海知产法院诉讼程序及庭审规范性、专业化的组织分工、司法为民、公正司法、信息化平台建设以及与国际组织交流等方面成效明显,但工作效果与公众的实际感受之间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评估报告给出了具体的建议。

 

评估报告像一面镜子,照出不足

 

据了解,在京广沪三地的知识产权法院中,对司法公信力状况进行综合性第三方评估,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先行一步。

 

上海知产法院副院长黎淑兰说,“委托独立第三方进行司法公信力评估工作,目的就是要为法院提供一个客观、真实、全面的‘体检报告’,有助于法院自身对工作成效的深入认识,从而有针对性地加以改进和提高。”

 

在上海而言,法院委托第三方进行评估,已有先例。去年年初,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受上海一中院委托,对该院2015年司法公信力开展第三方评估。今年1月,上海一中院发布了我国首份司法公信力第三方评估报告,总体得分为82.06分,达到良好程度。

 

但是,报告也显示出一些地方存在“反向差异”——法院自认为做得不错的地方,受访者却打分不高,比如执行效果、信访工作、判后答疑等。对此,上海一中院陈立斌院长表示,“优势与成绩要保持,同时要对照报告补短板,不断改进法院工作。”

 

去年11月,上海二中院也发布了一份第三方评价报告,但侧重点在于法官“工作作风、职业道德”。华东理工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中心为第三方评价机构,对二中院法官工作作风、职业道德开展评价,并形成第三方评价报告。经对各方面指标综合评分,上海二中院法官“工作作风、职业道德”总分为85.07分。报告显示,调查对象对二中院法官“司法形象”的满意度评分最高,但报告也显示调查对象对释明答疑、裁判文书说理两项工作的满意度评分较低。

 

上海二中院院长顾伟强表示,这是上海第一份由第三方评价机构对法官工作作风、职业道德方面做出的评价报告,也是对二中院司法改革试点工作进行的客观评估。针对报告中反映出的法院工作短板,上海二中院已经出台措施,及时整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司法体制改革成效如何,说一千道一万,要由人民来评判,归根到底要看司法公信力是不是提高。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指标体系和被调研的群体不同,三家法院的最终得分并不具备可比性,但对改进各自工作却有重要意义。

 

正如上海市法学会知识产权法研究会会长吕国强所说,“法院的专业性很强,公信力评估是老百姓对上海法院工作的体验和感受,需要处理好专业化和大众化两者之间的关系。对于被评估对象来说,要利用好评估报告,补好短板。”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题图编辑:笪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