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宝马车拖行交警案的法理辨析

2019/9/20 18:49:12

宝马车拖行交警案的法理辨析

3月11日,上海市闵行区一名私家车主不听交警劝阻,强行从直行车道变道,并将交警拖行近十米远,最终导致民警重伤不治身亡。此案成为上海近年来罕见的暴力抗法恶性案件。有人认为,中国刑法应该加入“袭警罪”,以震慑敢以身抗法者。

 

其实,中国刑法并不是没有“袭警”的罪罚,只不过,这名司机承担的罪责可能更严重。

 

《刑法》第277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这是一个“行为犯”,不以造成严重的后果为定罪的前提;只要有用暴力、威胁方法妨害公务的行为,就可以定罪。在司法实践中,抽警察耳光等暴力行为就足以构成此罪;更轻微一些的妨害公务行为,可按《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理。所以,中国并不是“袭警”不入罪,而是说“妨害公务罪”保护的是所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止于保护警察。

 

就拖行警察来说,如果未造成严重的伤害,一般定“妨害公务罪”。比如,2014年北京一名黑车司机驾车逃检,致警察被拖行10多米摔下受伤,万幸的是警察只是轻微伤。最终,司机以“妨害公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

 

但本案中,司机已然造成警察死亡的严重后果,所以将适用更严苛刑罚。只不过,本案将来的法律看点,将是适用何种罪名——是按过失伤害致死、故意伤害罪,还是按故意杀人罪来定罪量刑?

 

这需要按主客观相结合的原则,针对具体案情,做出分析。不妨参考一下,差不多整整20年之前上海发生过的驾车拖行民警致死案。当时凶手被定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了死刑 。

 

1995年3月15日,来沪务工者李彦合驾驶残疾三轮车非法载客营运,巡警王伟示意其停车检查,李驾车逃走,王伟见状上前抓住车棚右侧铁杆,结果拖行了王伟81米;最终,王伟被挤撞到人行道铁栏杆上,脑干出血死亡。

 

该定“间接故意”的故意伤害罪,还是过失伤害罪,当年上海法院系统有两种意见。最终还是定了量刑更重的前者。

 

这是因为,法院认定:在民警拉住车杆责令其停车的情况下,李彦合应该知道继续驾车会有伤害的后果发生(至少是可能发生),但他还是对伤害结果的发生采取了听之任之的“放任”心态,所以构成“间接故意”,而不是过失犯罪。

 

在那个案子中,李彦合将警察拖行了81米,考虑到三轮车的车速,其拖行的时间并不短,所以可以推定李的主观恶性很明显。

 

再回到这次的案件中,本案的关键点还是:从警察攀住车子,到掉下车子、身受重伤,这电光火石几秒钟里——当时司机对警察受到的伤害,持有怎么样的主观心态,以及采取了哪些客观行为。

 

如果说,司机明明意识到警察在试图停车,仍不计后果地加大油门,意图甩掉警察,放任伤害结果的发生,那就可能和当年李彦合一样构成“故意伤害罪”;但是,如果司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驾车行为,已置警察于危险境地,或者驾车操作失误,那么就可能定“过失伤害罪”。

 

最终怎么定案还是由法院通过主客观证据(包括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监控视频等影音资料等)来判定司机对于伤害所持的心态,从而定罪量刑,公众不能越俎代庖。

 

其实,生命是很脆弱的,任何人不要有侥幸心理。面对警察执法,即使有异议,也应该依法申辩,或者进行行政复议、诉讼,绝不要用强行开车、拖拽等暴力手段对抗,否则后果可能比你想象得更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