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芈月传:故人意

2019/9/11 18:28:20

【读书】芈月传:故人意

且不提这一边两人如何努力,那一边,却是故人重来。

 

黄棘会盟之后,拖延了三年的太子为质之事,终于成为定局。

 

楚太子横和黄歇千里迢迢,进入咸阳。

 

太子横看着车水马龙的咸阳大街,不禁感叹:“真是没想到,咸阳这么快就恢复了繁华。”

 

黄歇轻叹道:“天地万物,生生不息,不以时存,不以人废。”

 

一位路人走过,插了一句嘴道:“可不是。你们现在站的地方,半年前十几位秦国的公子就在这儿被砍了头。砍完不到三天,这里的集市就摆开了。”

 

太子横倒吸一口凉气,问道:“十几位公子在这里,被砍了头?”

 

路人点头:“是啊。”

 

太子横道:“是秦国的太后下的旨意?”

 

路人道:“是。”

 

太子横的脸色变得煞白,紧紧握住了黄歇的手。

 

黄歇见状,忙安慰他:“太子不必惊恐,臣能保太子入秦,也必能保太子平安回楚。”

 

当下两人投了驿馆,向宫中呈了文书,过了几日,便得了旨意,召楚太子及随从入宫相见。

 

黄歇和太子横在缪辛的引导下,走在长长的宫巷中,太子横有些迷惘地看着长长的宫巷:“这就是秦国的王宫?”

 

黄歇见他走神,提醒道:“太子小心,秦宫中不可分神。”

 

太子横回过神来,汗颜一笑道:“没什么,子歇,孤只是想到当初……”当初,楚宫之中,黄歇曾为了娶芈月而向他求援,可是十几年过去了,当初一个孤弱无依的女子已经成为大秦太后,而自己呢,十几年前已经是太子了,现如今依旧还是太子,十余年来陷入困局,竟无一点变化。与之相比,实在汗颜。

 

黄歇知道他的心事,劝慰道:“太子何必妄自菲薄?秦国经历这样的大变故,才成就……她的一番奇遇。天下事有早有迟,如晋文公、秦孝公等,莫不是大器晚成,只要等得到,又何必心焦呢。”

 

太子横有些不好意思道:“子歇说得是,是孤偏执了。”他看向远处叹道:“只要等得到,又何必心焦呢。子歇,孤与你共勉吧。”

 

黄歇听得出太子横的意思,却摇头道:“臣这一生,只怕是等不到了。”

 

太子横道:“子歇何出此言?”

 

黄歇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在宫人引导下,走过一个又一个甬道,两人进了一间宫殿。黄歇看着庭院中的银杏树黄叶飘落,忽然想起在燕国山中时,芈月说过:“我住的地方,有一株很大的银杏树,秋天到的时候,黄叶飘落……”心中一动,想到,莫非此处不是接见外臣的前殿,而竟是她素日所居的屋子不成?

 

两人候在门外,听见侍女禀道:“太后,楚国太子到了。”

 

便听得里面有个女声,想是女御发话,道:“请进。”

 

两人便依宫人所引,迈步入殿,走到正中,端端正正地朝上行了礼,又听得上面一个女声道:“太子不必多礼。请坐。”两人方依言在茵席上就座,太子横居上,黄歇在他下首。

 

此时黄歇方能抬起头来,看向上首的秦国太后。

 

但见芈月端坐正中,严正大妆,表情严肃,两边侍从林立,威仪无比。他只看了一眼,便低下头去。

 

却不知芈月在他进来之前,已经对着妆台看了无数次自己的妆容,更了无数套衣服,换了无数套首饰。颜色淡的怕显得寡淡,颜色艳的又怕显得太过着意,颜色浅的怕显得轻浮,颜色重的又怕显得人老相。

 

直到黄歇进来的前一刻,她还在对镜相照,甚至在听到侍女传唤的时候,心中都有些紧张,不敢开口传召,及至见黄歇进来,看见黄歇恭敬行礼,心中极是想扑下去,扶起他,阻止他的行礼。好不容易硬生生地忍住了,这才如坐针毡地看着太子横与黄歇按次就座。

 

她心中越是慌乱,脸上却越是严肃,双目灼灼,只看得太子横低下头去,心乱如麻,努力想化解这可怕的气氛,干巴巴地笑了一声道:“姑母——”

 

芈月这时候方察觉到房内居然还有一个碍事之人,当下沉了脸,冷冷地道:“太子,你今到秦国为质,你我虽有亲谊,也只能先叙国事。望你在秦国安分度日,不要出什么差错,免得坏了两国情谊。”

 

太子横有些僵住了,他没有想到芈月的态度竟然会是如此生硬,终于强自镇定下来道:“多谢太后提点,横当恭谨自处,安分守己。”

 

芈月点了点头道:“这样就好。”

 

太子横动了动嘴,却不敢说什么,下意识地想打开这个僵局,不由得看了看黄歇。

 

芈月想说什么,看了太子横一眼,又忍住了,转头吩咐道:“缪辛。”

 

缪辛连忙应声:“奴才在。”

 

芈月道:“带楚太子去见大王吧。”

 

缪辛应了一声“是”,太子横见状站起来赔笑道:“如此,横告辞了。”待要举步前行,又有些不安,本能地看了黄歇一眼,眼中透露出求援之意,只道黄歇必会与自己同行。

 

黄歇欠了欠身,待要站起,芈月已经开口道:“子歇留下,我还有一些关于夫子的事,要问子歇。”

 

太子横恍悟,只差没有给自己一耳光,慌忙应声道:“应该的,应该的。如此外臣先出去了。”

 

见太子横慌忙出去,薜荔一个眼神,带着众侍女悄然退出,殿中只剩下芈月和黄歇两人。

 

两人四目相交,芈月看着黄歇的目光充满贪婪和爱恋。

 

黄歇低声唤道:“皎皎。”

 

芈月想笑,却忽然落下泪来。黄歇这才发觉,此处显然不是日常正殿,她的座位与自己虽然相距有一段距离,但都平铺着茵席,并无高低之分。

 

此时侍女皆已退了下去,黄歇横了横心,站起来迈步走到芈月身边,递上手帕,轻声道:“皎皎,别哭!”

 

芈月接过手帕蒙在脸上,瓮声瓮气道:“我没哭,我只是喜极而泣。”她将帕子一摔,抱住黄歇的腰,哽咽道:“我终于盼到你来了。”

 

黄歇轻叹一声,挣开芈月的双手,坐了下来,将芈月抱入怀中,轻轻抚慰。

 

他只觉得胸口一片温热,似是她的泪水渗入了他的衣服,渗入了他的肌肤,便如那一年南薰殿中,他们正少年。

 

过了许久,芈月轻轻地说:“你不走了,对吗?”

 

黄歇沉默片刻,看着芈月充满希望的神情,欲言又止,只是“嗯”了一声。

 

房间内的气氛一时十分尴尬,良久,芈月咳嗽一声,道:“这个院落,我住了十余年,你要不要四处看看?”

 

黄歇点头:“好。”

 

两人携手,出了房间,在廊下慢慢走着。黄歇仔细看去,方知自己刚才入的乃是西侧之殿。

 

银杏叶子落了满院,飞入他们的衣襟,黄歇抬头看着庭院中的银杏树,问道:“这就是你住的地方?”

 

芈月牵着黄歇的手,目光温柔:“是。”

 

黄歇拉着芈月的手慢慢走到树下,此时树下已经设了茵席并案几器皿饮食。黄歇拉着芈月一起坐下,抬头看去,这一株银杏树几乎笼罩了整个院子,不禁叹道:“这银杏树长得真好。”

 

芈月伏在黄歇的膝上,“嗯”了一声。

 

黄歇道:“还记得屈子家里有一棵橘树,那时候,你我就这么坐在树下,你就喜欢缠着要我吹洞箫给你听。”

 

芈月一声轻笑:“我也想到过去了。子歇,你给我再吹一曲吧?”

 

黄歇问:“你要听什么?”

 

芈月低声道:“《摽有梅》。”

 

黄歇心中一痛,这一曲《摽有梅》,似乎代表着他的爱情、他的幸福,每一次都似在眼前,却又转眼逝去。这一次,他能够再抓住他的爱情吗?

 

他没有再说话,只取下挂在腰间的玉箫,低声吹起。

 

春风拂过树梢,天地间充满了温柔的旋律。

 

芈月伏在黄歇的膝上,听着听着,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箫声仍然在继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芈月悠悠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榻上,身上还盖了被子。她脑子一片空白,茫然怔了半晌,方想起睡着前的事,慌乱地坐起,左右一看,看到黄歇坐在一边,这才松了一口气。

 

黄歇柔声道:“你醒了?”

 

芈月问他:“我睡着了?”

 

黄歇道:“嗯,睡得很香。”

 

芈月低头想了想:“我睡了多久了?”

 

黄歇看了看铜壶道:“嗯,两个多时辰了。”他入宫的时候,是刚刚隅中,如今却是快接近晡时了。他甚至在看着芈月睡觉的时候,还由薜荔服侍着用了一顿点心。

 

芈月一怔:“这么久。”这时候,她才发觉,自己竟有些腹中饥饿,她看着黄歇,怔怔出神。

 

黄歇见状,不解地问:“怎么了?”

 

芈月沉默了片刻,才道:“我从回秦国开始,每次都睡不足一个时辰。”每天都这样,睡到半夜,就会醒过来,然后睁着眼睛,无眠到天亮,吃多少药,用多少安息香,都无济于事。

 

黄歇手持玉箫,脸上有心疼和怜惜,他伸出手,紧紧抱住了芈月。

 

也不知过了多久,却听得门外文狸的声音叫道:“大王!”

 

芈月一怔,又听得薜荔高声叫道:“大王驾到!”

 

黄歇不由得松开手去,后退两步,便见嬴稷闯了进来,叫道:“母后!”

 

芈月脸一沉,喝道:“子稷,来此何事?”

 

嬴稷看到芈月躺在榻上,脸色一沉,立刻警惕地看向黄歇,发现黄歇只是衣冠整齐地坐在旁边,脸上的表情才轻松几分。

 

芈月也看到了嬴稷的表情,眉头一皱。

 

嬴稷瞧见母亲神情,连忙赔笑道:“母后,楚太子已经在宫门外等了多时,询问黄子何时能够出宫,所以寡人过来替他看看。”

 

芈月知道他这话不尽不实,一个楚质子还能够支使得动堂堂秦王亲自为他跑腿不成?当下眉头一皱,就要说话。

 

黄歇却按了一下芈月的手,他看了嬴稷一眼,知道他为何会此时来到,却宽容地站起来向嬴稷行了一礼:“既如此,臣也该告退。”

 

嬴稷一直看着黄歇走出门去,脸上不禁露出胜利的微笑。

 

芈月喝道:“子稷!”

 

嬴稷转向芈月,咧嘴一笑,一脸无辜的模样:“母后。”

 

芈月沉下脸来,问道:“你满意了?”

 

嬴稷连忙装出一副天真撒娇的样子,赔笑道:“儿臣不明白母亲在说什么。”

 

芈月指了指外面:“不明白,就出去跪着。跪到你明白了再起来。”

 

嬴稷耍赖道:“母亲。”

 

芈月沉着脸道:“别让我说第二回。”

 

嬴稷气哼哼地一跺脚:“跪就跪。”他站起来,鼓着气拖了一只锦垫出来,扔到常宁殿外的石路正中,自己跪了下去,却还梗着脖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此时已近黄昏,但见夕阳西下,天色迅速暗了下去。

 

薜荔服侍着芈月吃夕食,却一直不安地看着外面。

 

芈月道:“你在看什么?”

 

薜荔道:“太后,大王他还小……”

 

芈月道:“他不小了。”

 

薜荔不敢再说,芈月放下筷子,叹道:“如果还在燕国,他这样撒娇耍赖我会心疼他,迁就他。可他现在是秦王了,周围虎狼环伺,他不能再指望会有人还继续心疼他,迁就他。”

 

薜荔劝道:“可太后永远都会是他的母亲。”

 

芈月摇头:“你不明白。戴上这顶王冠,就会拥有一颗帝王的心,然后无限膨胀,无人能够限制。孩子只想以示弱留住母亲,可帝王会想着唯我独尊,他不仅会示弱,还会用心术去掌控别人,用暴力去碾杀别人。薜荔,曾经我输了一切,而孟芈拥有一切,可她为什么最后输得这么惨?就因为她失去了为母的本分,没有用笼头勒住王位上的野马,最终葬送了自己的一切,也差点葬送了秦国。我不能让子稷的心也跟着膨胀,最终变成另一个武王荡。”

 

薜荔心头一惊,忙俯首道:“是奴婢浅薄了,太后说得是。”

 

嬴稷自然知道,自己这般闯入母亲的寝宫,实是触了她的逆鳞,他本以为跪一下做做样子便罢,谁知道等到夜幕降临,夕食上来,母亲居然还没有叫他起来。

 

月亮升上来的时候,嬴稷已经跪得垂头丧气,他摸摸肚子,又挪挪膝盖。

 

却看到月色下,一双银缎鞋履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他抬头,看到母亲站在他的面前。

 

芈月的脸色看不出喜怒来:“知道错了吗?”

 

嬴稷委屈地扁扁嘴:“母亲……”

 

芈月站住不动。

 

嬴稷连忙点头:“母亲……我错了。”

 

芈月蹲下身子,看着嬴稷的眼睛,一字字道:“心术和手段,别用在母亲身上。”

 

嬴稷连连点头。

 

芈月又道:“更别用在比你聪明的人身上。”

 

嬴稷顿时变成了苦瓜脸:“是。儿臣知道了,再也不敢了。”

 

 

此时,黄歇已经出宫,回到驿馆。

 

但见太子横像惊弓之鸟,惶恐不安地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不停地念叨着:“子歇怎么还没有回来?怎么还没回来?”黄歇走进来时,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抓住了黄歇的手,叫道:“子歇,你可算回来了。”

 

黄歇见状也甚是惊异:“太子,你怎么了?”

 

太子横神情惊恐地看了看他身后,语无伦次地说:“哦,子歇,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黄歇一怔,上前问:“太子,出了什么事,你今天遇上什么了?”

 

太子横欲言又止:“我、我……”

 

黄歇见状,忙问:“可是秦王对你无礼?”

 

太子横连忙摇头。

 

黄歇疑惑:“那到底出了什么事?”

 

太子横一把抓住黄歇,眼神如同溺水之人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子歇,孤可能信你?”

 

黄歇越发疑惑起来,追问:“太子,你今天究竟遇上了何事?”

 

太子横的脸色忽青忽白,忽然道:“我问你,你可知道秦国太后,她的生母姓什么?”

 

黄歇不解,但还是实话实说了:“姓向。”

 

太子横跌坐下来道:“果然是姓向。”

 

黄歇不解,问道:“怎么了?”

 

太子横忽然抓住黄歇的手,惊慌道:“你说,我会死在秦国吗?”

 

黄歇诧异:“太子为什么这么说?”

 

太子横欲言又止:“没什么。”他忽然放开黄歇的手,有些慌乱地说:“我,天色已晚,我先回房了。”说着就向左边的套间走去。

 

黄歇叫住了太子横:“太子——”

 

太子横却没有停步,反而快走几步,推开门。黄歇疾步上前,一手按在推门上,肃然道:“太子知道向氏夫人的事?”

太子横本能地说:“不,我不知道。”

 

黄歇严肃地说:“太子在楚国已经是危机四伏,若是在秦国会有什么不妥的事情,太子不说出来,我如何能够帮助太子?”

 

太子横退后几步,摇头:“不,我不能说。”

 

黄歇起了疑心,诈他一句道:“难道向氏夫人的死,与南后有关?”

 

太子横马上回答道:“与我母后无关。”

 

黄歇道:“那是与大王有关?”

 

太子横惊恐地看着黄歇。黄歇本是诈他,一时竟怔住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道:“当真……与大王有关?”

 

太子横慢慢地退回席位,坐下。黄歇坐在他的对面,手按在他的肩上,鼓励道:“太子知道什么?”

 

太子横有些语无伦次:“我原也没想到,今日出宫的时候,在宫巷上遇到子戎叔父,他说和他同行的是他舅父,我才知道,原来他的生母姓向……怪不得姑母今日对我如此冷酷,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却原来他今天出宫之时,在宫巷中遇上两人。他入秦为质,本就是持着多结善缘以得保全的心态,见两人气派华贵众人奉承,但话语中却带着楚音,便有心结交,忙问身边的宫人:“这两位贵人是谁?”

 

那宫人诧异地看看他,道:“这位便是太后的弟弟公子戎,应该是太子您的叔父吧!”

 

太子横汗颜,他在宫中,除却每年庙祭大典之时,确实不曾与这些名义上的叔父见面,而那些时候也通常是眼观鼻鼻观心地过了,饮宴之时又不在一处,自然也是不太认识。

 

当下也只得厚了脸皮上前请安。芈戎倒还认得他,表情却是极为古怪,只淡淡地与他叙过礼以后,又介绍了自己身边的人,说:“这是我舅父向子,讳寿。”

 

太子横也只得见过礼,亦觉得向寿与芈戎一样,神情有些不对,当下只是诧异,回到驿馆,便叫来了心腹之人,打听芈戎等人的事,以便将来更好地与这两人结交。不想这心腹却是南后当年留下的寺人,知晓一些宫廷秘闻。

 

却原来当年楚威王驾崩之后,向氏忽然被逐出宫去,便是因为楚王槐调戏向氏,楚威后震怒,将向氏嫁与贱卒。此事既涉及楚王槐,南后岂有不知之理?打听此事的,便是这个寺人。

 

后来太子槐又为黄歇向芈月求亲之事,请南后相助。南后甚是心细,既然准备将黄歇收为太子之用,自然要将芈月身世调查清楚,当下便追查下去,才得知向氏沦落市井,已经死去多年,究其原因,也是因为楚王槐调戏所致,去调查此事的,还是这个寺人。这名寺人见太子横追问,自然将这些事都告诉了他。

 

黄歇一怔,想了想还是安慰道:“如今楚国争储甚烈,而郑袖夫人在秦楚联盟之事上出力甚多,而且公子兰还将要娶秦国公主。她是一国之主,自然要以国事为先,不好对太子过于亲近。”

 

太子横道:“当真不是因为她怨恨父王吗?”

 

黄歇一怔,回想起黄棘会盟,他在行宫走廊看到了魏冉手按长剑,满脸杀气。魏冉被缪辛劝走之后,他又听到充满杀气的秦筝之声……

 

黄歇心中一凛,忙道:“向氏夫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太子横摇了摇头道:“其实我也并不是很清楚……”他欲言又止,却不欲将那寺人所说之事说出,只托言道:“只是听我母后当年无意中说起过,她说先王当年有个宠妃姓向,被威后扔到宫外配了人,后来沦落市井,便穷死了。”

 

黄歇一怔,忽然想到了魏冉的身世,心中想芈月后来必是找到了向氏,才收养了魏冉,如此说来,她必是知道了向氏所受之苦。只是楚王槐与楚威后作恶,若是芈月迁怒到太子横身上,却也未必,他当下安慰道:“想来她身为一国之主,不至于为了此事迁怒于你……”但想到那日的秦筝之声,心中仍然隐隐不安,暗忖芈月虽然不会迁怒于太子横,但对楚王槐却未必不存杀心。

 

太子横不安道:“子歇,你说她知道吗?”

 

黄歇喃喃道:“若她知道了此事,若她知道了此事……”

 

太子横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若她知道了此事,只怕我没有办法活着离开秦国。”他看向黄歇道:“子歇,此事我只告诉你一人,你千万不可告诉她。”

 

黄歇没有说话。

 

太子横急了,拉住黄歇道:“你若是告诉了她,只怕秦楚之间就要刀兵相见了……”

 

黄歇握紧了双拳,可是此事,他又怎么能够瞒着她呢?

 

却听太子横急道:“子歇,这是为了我,也是为了我们楚国。我把这件事告诉你,是因为我把你当成生死之交。如今我的性命,我们楚国的命运,都在你的手中了。”见黄歇犹豫不决,心中矛盾,顿时跪下求救道,“子歇,算我求你。”

 

黄歇大惊,拉起太子横道:“太子,你、你不必如此。”

 

太子横急道:“子歇,此处不可久留,我们还是应该想办法尽快离开才是。”

 

黄歇面现犹豫。

 

太子横道:“子歇,我知道你对她有情,舍不得她。可她如今是一国太后,已经不需要你了。子歇,你留下来,世人会怎么看你?你本是国士之材,不管走到哪一个国家,都可以大展拳脚,指点江山,笑傲王侯,万世留名。”

 

黄歇叹道:“黄歇至今一无所成,何谈笑傲王侯?”

 

太子横道:“因为你太重情,所以才会为情所缚。为了她你远走天涯,为了屈子,为了我,你又困守楚国。可是子歇,离我们指点江山的日子不会太远了,父王年事已高……”

 

黄歇听他说到这里,忙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太子,噤声!”

 

太子横殷切地看着黄歇:“子歇——”

 

黄歇痛苦地扭过头去。

 

一支箭飞去,正射中靶心,紧接着,一支,又一支。

 

十支箭,八支中靶,内侍竖漆已经把手掌都拍红了:“大王,中了,又中了!”

 

如今秦王嬴稷每日除学习政务以外,也会抽出时间来学习武艺,这日他便在练武场中练习射箭。听着竖漆的奉承,嬴稷却忽然把弓箭往下一掷,烦躁道:“区区两石的弓,就算射中又怎么样?真正到了战场,连个人都射不死,只够挠痒痒的。若论武力,我非但不能与武王荡相比,比那个野人更是不知道差到哪儿去了。”

 

竖漆知道他说的是义渠王,这种事他可不敢掺和进来,只奉承道:“他就算再强,也只有大王伤他的份儿,他可伤不到大王。”

 

嬴稷“哼”了一声。上次他伤了义渠王,反而让母后每天都绕着义渠王呵护备至,他这亏吃得才叫大呢。竖漆见他不悦,吓得不敢再提,忙拿了巾帕为他拭汗擦手。

 

嬴稷忽然问:“你说,母后是喜欢黄歇多一些,还是喜欢那个野人多一些?”

 

竖漆的脸色都变了:“大王,噤声。”

 

嬴稷哼了一声,道:“怕什么,难道我不说,这件事就可以当它不存在吗?哼,不管是谁,都休想从我手中抢走母后。若真到了那一天,寡人何惜……哼哼!”他咬牙切齿,脸上是说不出的阴郁之色。

 

嬴稷自然不知道,他还要面对比他母后喜欢上一个男人更大的麻烦。

 

而芈月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怔住了,只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太医令,半晌说不出话来。

 

太医令见状,早已吓得双股战战,却强作镇定,硬着头皮道:“太后身体强健,臣给太后开一些安神的食膳之方,只要好好休息,日常饮食上注意一二便是。”

 

薜荔见芈月已经失神,当下上前一步,道:“你且退下。”又向文狸使了个眼色,文狸会意,便出去与那太医令嘱咐几句,不让他泄露消息。

 

此时芈月宫中侍女,依旧取名为石兰、杜衡、灵修、晏华、葛蔓、云容,以薜荔、文狸为首。侍女石兰捧了书简进来,呈上道:“太后,公子歇的信。”

 

薜荔接过,拆开,再呈给芈月,芈月就着薜荔的手看了一看,不禁一怔:“子歇要见我?”

 

薜荔一惊:“现在?”

 

芈月看了薜荔一眼:“现在又怎么了?”

 

薜荔吓了一跳,欲言又止:“可您现在……”

 

芈月想起方才太医之言,不禁叹息道:“可是,子歇他……”

 

薜荔也不禁轻叹:“您跟公子本来就应该是一对……”

 

芈月怅然:“是啊,我与他,一直都是这么阴差阳错。本以为这次重逢可以……”

 

薜荔道:“可没想到又出了这件事——”

 

芈月将书简一拍道:“多嘴。”

 

薜荔连忙跪下请罪:“奴婢该死。”

 

芈月长叹一声:“起来吧,给我梳妆。”

 

薜荔连忙欢喜地站起来:“太后要梳什么妆?奴婢给您梳一个最漂亮的发髻。”

 

芈月沉默片刻方道:“给我梳一个以前在楚国的时候,我常打扮的发式吧。”

 

薜荔服侍着芈月更衣,一如昔日芈月在楚宫之时的模样。

 

打扮完毕,芈月站在镜子前,竟有一丝的恍惚,朦胧间,似看到少年时的自己和黄歇携手而立。芈月定睛看去,发现又是自己一人了。的确,她如今的装扮,一如当初在楚宫,还是那样的头发、那样的衣服,可是在镜子中照过来,却有一种违和的感觉,历尽沧桑以后,过去的青葱岁月,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芈月轻轻叹了一口气,终于说了声:“更衣吧。”过去只能留在过去了,楚国的一切,已经不复存在。

 

她终于还是换了一个素日常服的妆容。如今的她,越来越像一个秦人了,再作楚人的打扮,竟是有些不适合。

 

黄歇入宫,一直被引到了秦宫后山下,但见芈月一身素衣,已经等在那儿了。

 

芈月手一伸,道:“子歇,可愿与我一起爬山?”

 

黄歇点头。两人沿山道走着,落叶翩然而下,洒落一身。

 

今日来见芈月,终究还是为着心头之事,走了一段路,黄歇便假作无意地问道:“我才到咸阳,听说太子昨日见到子戎和舅父了,不知他们可还好?若有空,我也想见见他们。”

 

芈月笑道:“很好,听说是你把他们找回来的,子歇,我谢谢你,让我一家得以团聚。”说着,她站住,郑重地向黄歇行了一礼。

 

黄歇忙扶住芈月,道:“你我之间,何必如此客气。”

 

芈月微笑,眼睛亮晶晶的,道:“是啊,你我之间,本不必客气的。”

 

黄歇不敢直视这样的眼神,转过头去:“你们亲人十几年不见,如今见面,一定会有许多话要说吧!”

 

芈月握着黄歇的手:“子歇,其实,在我们的眼中,你也是我们的亲人。”

 

黄歇沉默片刻,试探地问:“你昨日对太子横太过冷淡,他回去之后惶惶不安。皎皎,他,也应该算你的亲人吧。”

 

芈月微微一笑,没有接话。

 

黄歇心一沉,问:“皎皎,在你眼中,不视他为亲人吗?”

 

芈月轻笑,漫不在意道:“若这样也算的话,那我的亲人未免太多了,连那威后和姝、茵都算我的亲人了。”她反问黄歇:“可她们能算吗?”

 

黄歇没有回应,却试探地问了一声:“那大王呢?”

 

芈月忽然沉默了。黄歇能够感觉到,周遭的空气一下子都变冷了,他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他能够感觉到芈月整个人在听到楚王槐的名字时,态度比说到楚威后和芈姝、芈茵都还要恶劣得多。说到这三人的时候,她还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在听到楚王槐的时候,她给人的感觉是如同冰窖一般冷得毫无温度。

 

黄歇苦笑,他想起靳尚对芈月的评价,真是恨不得把这蠢货的眼珠子都挖出来。这个蠢货居然会相信芈月把楚国当成倚仗,甚至让楚王槐和他周围的人都相信了这一点。

 

沉默良久,他问道:“看来,靳尚看错你了,你从来不曾把楚国视为倚仗吧?”

 

芈月轻笑一声:“难道你也相信那个蠢货?”不待黄歇回答,她自己先说了,“没有。任何人都不是我的倚仗,我的倚仗只有我自己。”她又意味深长地说道:“我愿意张开羽翼,去庇护我愿意庇护的人,但不包括某些人。”

 

黄歇道:“不包括太子横?”

 

芈月道:“是。”

 

黄歇道:“你对楚国呢?”

 

芈月道:“我们是利益交换,秦楚为联盟和联姻的关系,在目前的这个阶段,我们共同对抗韩赵魏齐四国。”

 

黄歇道:“你会遵守盟约吗?”

 

芈月忽然抬头看着黄歇,问:“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只有一夜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态度如此大变?”

 

黄歇一惊,掩饰道:“没什么。”

 

芈月问:“子歇,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黄歇犹豫片刻,忽然反问:“那么,你有吗?”

 

芈月沉默了,半晌道:“有。”

 

黄歇欲伸手去抚她的肩头,不知为何,空气中有一种让他不安的气氛,令他的手停在了半空。

芈月看着黄歇,轻叹道:“子歇,有些事,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总有一天,我会全部告诉你的。”

 

黄歇问:“要多久?”

 

芈月道:“不会太久了。”

 

芈月忽然拉住了黄歇的手,这时候他们已经攀到山顶了。

 

芈月指着前面道:“你来看。”此时他们站在后山顶上,迎风而立,秦宫和整个咸阳城一览无余。芈月看着黄歇,柔声道:“子歇,你看这江山,多美。你若愿意,可以和我一起,每天共迎这朝夕,共看这江山。”

 

未完待续……